首页 >> 旅游美图>> 川西古民居,隐世之美。

川西古民居,隐世之美。

2015-12-28 16:10:10.0   来源:一起来旅游

李家大院深藏于四川邛崃的花楸山中,大概这就是这座院落得以完整保留下来的原因之一。历经一百多年的时光,如今的李家大院依然是李家子孙生活的地方,时间在这里留下了磨蚀的印记,却永远带不走家的温暖和凝聚力。


 花楸山里的标识很清晰,所有没费什么劲,我们就找到了李家大院。门前是一片遮天蔽日的大树,顺着长满青苔的石板台阶向上望,李家大院的大门便高高在上的出现在眼前。

 大院中至今还生活着七八十口人,都是李家的后人。我们到达的时候正是中午时分,青壮年都出去干活了,院子里除了一家人在院中经营农家饭之外,只剩下老人和孩子。我们自然也十分欢喜的选择在院子里午餐,既可以享受这里的农家美味,又可以慢慢的欣赏这座老院子。进入大门之后只是个偏院,往右进入正院,往后则通往另外一个偏院。

院子里的房屋基本上都是木结构的,以瓦覆顶。入门的过堂处摆着几把竹椅,浓厚的生活气息油然而生。

院子很大,四面由房屋围合而成,以红砂石板铺地,整个院落古朴而大方,与花楸山的气质十分吻合。李家大院的建筑面积超过4000平方米,而整个院落占地则超过13000平方米,共有房屋149间,是川西地区保存下来的最大清代古民居。
偏院比正院面积要小些,但格局基本相同。
几株银杏和石榴树长得生机勃勃,成为院子里最好的装饰。饭桌就摆在树下,先要了一壶花楸山的贡茶,一边品茶,一边仔细的打量这座已经有百年历史的院落。

银杏树发出的鲜绿色树叶与灰褐色的木质房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一个生机勃发,一个老成稳重。

正对院门的正屋中供奉着神龛和光绪帝御赐的牌匾。每年从除夕夜到正月初一,从李家大院走出去的李家子孙不管身在哪里,都会回到这座老宅中,参加家族举行的祭天、祭祖盛典。
牌匾已经斑驳不堪,但上面四个金色的大字“寿极星辉”还是清晰可辨。

屋子正中供奉的就是李家的神龛,是从李家大院建成之日起就供奉在这里的,上面雕有二龙抢宝及金凤朝会图案,寓意此地龙凤呈祥。而牌坊的足柱下是雌雄二狮,寓意此宅吉祥太平。中间供奉的是李家始祖的牌位。而在神龛的上方,便是当年光绪帝御赐的“皇恩宠赐”金字牌匾。当年,李家以制茶和造纸为业,鼎盛一时。李氏家族在发达以后乐善好施,捐资修建了油榨镇洪福桥、平乐镇乐善桥和川南第一桥,因此被光绪钦授正六品官衔,并御赐金匾。

如果说第一眼中的李家大院似乎只是一个普通的宅院,那么细细端倪之下,却可以想见李家大院当年的辉煌与气派。岁月在大院的各个地方啃噬出各种痕迹,却依然掩盖不了那些木制窗花的精美。

李家大院最打动我的,莫过于这里朴实无华的生活气息。这里没有被当做一个景点来经营,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们真实的生活场景。院子里的一切陈设都未曾被刻意的翻新,所有大小物品都被李家后人精心的保存着,如同一本老书,书页泛黄发脆了,却更显珍贵。

院子里年岁最大的奶奶坐在屋门口,她今年已经有八十多岁了,她坐在那里,和这座院子一样,给人一种安详平和的宁静。

家里的青壮年来去匆匆的忙碌着。
最快乐的,当属孩子们,足够大的院子给了他们足够大的游戏场所,他们在院子里蹦蹦跳跳的,也给这座院子增添了无尽的生气。

让人至今不能忘怀的是这里的炒老腊肉,做法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而老腊肉却是自家亲手熏制的,所以味道特别的好。肥肉的部分在腊制的过程中已经完全丧失了油脂,所以一点也不油腻,只留下弹牙的口感和浓香。老腊肉的味道彻底征服了我,本想拎上一块回来,无奈一整块腊肉实在是太大了,主人是不肯割开卖的,最后想了想,还是放弃了。
花楸山地处川西竹海的腹地,这里的竹笋自是鲜嫩,所以我们点了一道竹笋土鸡,完全是这里地道的农家做法,因为食材新鲜,所以味道特别的鲜美。
吃饭的时候,有人一直盯着我们,最后吃不下的鸡肉全归它们了。不愧是四川的狗儿、猫儿,吃辣的一点也不含糊。
吃完午饭,我们起身离开。男主人说,如果不赶时间,可以去后山上看看,那里的景色很优美。于是,我们出了院门,顺着高高的红砂石院墙往后山去转转。

小路也是红砂石铺成,两边多是一些柴房、牲口棚,不过“锦花路”这个名字倒是优雅得很。


后面一个单独的小院收拾得很干净利落,我猜想这大概是李家的祠堂。

路边偶尔开着几朵兰花,更显清幽。
再顺小路前行,便是一大片依着山势起伏的茶园了。登上一座小山坡,李家大院的屋顶掩映在树丛之中,但愿它能永远如此这般淡定、平和。

验证码:      换一张  

旅游网站导航